老黄小舍-探索世界新奇事
你的位置:主页 > 世界百态 >

日媒:美国对华技术管制陷入两难

2021-10-23 00:27:03老黄小舍

日媒“日经中文网”10月22日发表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凤山太成的专栏文章《美国对华技术管制陷入两难》。

文章称,中美已重启贸易谈判。针对作为焦点之一的高科技出口管制,美国看起来一边倒的强硬,但实际上松松垮垮。所谓“防止技术外流到中国”的法律修订已经过去3年时间,但美国政府拒绝编制国会要求的管制清单。相反,讨论这些举措耗费时间、陷于被动的风险正在提高。

日媒:美国对华技术管制陷入两难

文章提到,美国商务部主管出口管理的工业和安全局(BIS)负责人、商务部代理副部长杰里米·佩尔特(Jeremy Pelter)9月上旬在国会听证会上断然拒绝了美国国会的要求,表示“虽然将遭到误解,但不会发布清单”。

该清单列举了美国今后将实用化的“新兴技术”以及所谓的需持续警惕的“基础技术”,这些将被纳入管制对象,被纳入2018年8月通过的《出口管制改革法案(ECRA)》。

凤山太成认为,虽然美国针对个别企业的出口管制将继续实行,但以技术为单位加以限制的ECRA的落实显得迟缓。

美国共和党10名参议院议员6月给美国商务部部长吉娜·雷蒙多(Gina M. Raimondo)写信,要求编制管制清单。听证会上,美国中美贸易专家称,“3年里什么都没做。难道还要再等3年才做吗?”“真是官僚作风”。美国商务部则始终坚持进行解释,但同时并不编制清单。

美国政府和国会的长期分歧为何会发生呢?

文章认为,从一系列讨论浮现出来的是对华强硬政策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”的实际情况。在中美贸易争端刚刚开始的3年前,美国政府也很积极。对于“新兴技术”,首先在2018年11月列举了人工智能(AI)、量子和机器人等14个领域。“政府打算在广泛领域加以限制”,引发的影响扩大。

在特朗普政府前半期领导美国工业和安全局(BIS)的纳扎克·尼卡赫塔尔 (Nazak Nikakhtar)同样采取了强硬态度,声称“美国一直允许重要技术的出口,中国不断推进(军事上)危险技术的自产化,必须迅速采取行动”。

但美国的产业界强烈反对。在意见征集过程中,“如果限制广泛品类,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将下降”,诸如此类的批评蜂拥而至。美国业界团体甚至估算,“出口减少将导致74000人失去工作”,彻底反对政府。

文章认为,关于另外的“基础技术”,美国相关行动更加迟缓。美国商务部启动意见征集是在2020年8月,并未像新兴技术那样举例,而是要求产业界从头开始提供建议。当时的美国工业和安全局(BIS)负责人科德尔·赫尔(Cordell Hull)表示,“吸取新兴技术的教训,采取了不同做法”。

凤山太成认为,似乎继承对华强硬路线的拜登政府并非不限制新兴和基础技术。据称拜登政府还会和日本也加入的出口管理多边框架《瓦森纳协定》等协调,随时列入现有的管制清单。但是作者认为,这与法律修订之前没有不同。

凤山太成称,讨论的开端是在中国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的背景下,出现“管制措施跟不上技术发展速度”的危机感。如果以多边机制进行磋商,推进管制需要数年时间。

文章还指出,另一方面,并非最好尽快收紧这种单纯的问题。美国产业界担心,如果自主限制能从美国以外获得的技术,其他国家的企业将“趁机”扩大营收。美国企业的营收减少,用于研发的资金将减少,竞争力有可能下降。此外,还会面临加快自产化的中国处于有利位置的”窘境“。因此,华盛顿的贸易律师不屑地表示“议员并不理解商业”。

在凤山太成看来,要所谓“安全保障”还是要竞争力,是美国多年的难题。

冷战时期,美国提议成立了“多边出口管制协调委员会(COCOM)”。但由于产业界的抵制和局势的变化,又在1960年代和80年代推进了出口管制的放宽。

凤山太成感叹,历史犹如钟摆一样重复。如今,包括日本在内的阵营目前似乎仍未找到出口管理政策的最佳答案。

对于美国针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,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此前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,所谓“国家安全”不过是美国对中国高技术企业实施“国家霸凌”、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拙劣借口。美方自己在国内怎么折腾,我们不在意,美方应当纠正错误,停止滥用国家力量、编造莫须有罪名、不择手段打压中国企业。中国政府将继续坚定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。

阅读排行

随机文章

网友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