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历史 > 正文

文学巨人苏东坡一生嗜好雅茶的故事

2018-12-07网络整理阅读:104评论:

古往今来,以茶会友以茶待客,已成为华夏子孙的传统习惯,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,苏东坡与雅茶的联系,除了他自己写的几首诗外,并无多少见诸史籍,尽管如此,眉山人对这位文化巨擘,仍然怀有特殊的感情,为他建楼为他塑像,镌刻他的诗文演绎他的故事,直到今天,眉山境内还能寻到与他有关的纪念遗迹不下三十处,每每谈及这位文化巨擘,犹如谈及自家亲人,身为苏东坡老乡总是脸自豪,苏东坡一生的嗜好雅茶,在他老人家的引领下,喝茶已成当代一种具有艺术品味的高雅文化,不仅在居家独品佳茗,也不仅对客人来访奉上一杯清香浓茶,更是相约到茶楼雅座品饮。是增进情谊也好,是洽谈生意亦罢,注重的是一种韵味,营造的是一种心境,追求的是一种情致。纵观现代都市盛行起来的茶楼、茶馆或茶屋,都为市民提供一方宁静的憩园和几缕温馨的氛围,让人赏心悦目。

文学巨人苏东坡一生嗜好雅茶的故事

柴米油盐酱醋茶,琴棋书画诗酒花,依序比较,茶作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,似乎更趋向于物质范畴。中国是茶与茶文化的发源地,若追溯和探究旧时南丝绸之路、茶马古道等物流、商贸的兴衰历程,茶对民间贸易、民族交往、兴家强国乃至世界文明的引领、促进或影响作用,更大程度地表现为它积累、丰富和延展、提升了人类的精神境界。如果说川茶在最早种茶、制茶、饮茶的中国茶叶历史中享有浓墨重彩的突出地位,那么洪雅茶叶就堪称川茶家族中的一枝秀雅奇葩。苏东坡一生游历了祖国大好河山,吟咏了许多名山大川的不朽诗篇,他对家乡的山水更是钟爱,包括了对洪雅山水的情怀。可以肯定地讲,苏东坡情系洪雅,到过洪雅,登上过瓦屋山,并且是春天登上的。这在他的名诗《寄黎眉州》中得以记叙。

文学巨人苏东坡一生嗜好雅茶的故事

雅茶对于东坡居士来说,是牵挂一生的嗜好,无论何种境地之下,苏东坡都是那样的爱茶,以至于,他不仅会品茶、泡茶,更会种茶、采茶。据考证,苏东坡诗词中的“紫笋”就是现在的“雅茶”, 雅茶含有丰富的维生素、微量元素、氨基酸多种营养成份。具有解毒、提神、明目、利尿、助消化等功效,对人体健康大有裨益,历来深受国人的青睐。难怪古人有“柴门反关无俗客,纱帽笼头自煎吃”与“茅斋独坐茶频煮,竹榻斜眠书漫抛”的豪兴了。正因为如此,苏东坡才酷爱雅茶,在中国博大精深的茶文化里,专门有人研究东坡茶文化,而其研究成果早已经带动了许多地方茶产业的发展,遗憾的是,东坡茶文化在眉山的茶产业的运用上却很少。为了探讨苏东坡以及眉山雅茶文化的关系,如何将东坡茶文化运用到眉山的茶产业之上。近日“中国雅茶万里行”活动走进眉山,一群雅茶文化爱好者齐聚一起做了一次有意义的探讨。

文学巨人苏东坡一生嗜好雅茶的故事

宋神宗熙宁九年(公元1076年),苏东坡在密州任知州,将所吟的这首诗寄赠给时任家乡眉州的知州黎錞,这首诗是这样吟诵的:胶西高处望西川,应在孤云落照边。瓦屋寒堆春后雪,峨眉翠扫雨馀天。治经方笑春秋学,好士今无六一贤。且待渊明赋归去,共将诗酒趁流年,苏东坡的《汲江煎茶》:“活水还须活火煎,自临钓石取深情。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勺分江八夜瓶。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”,则深情地抒写了因时遭贬谪际遇,只饮“三碗”好茶便肠枯难以承受的悲郁心怀,把采雅茶、焙茶、烹煎、品饮的情景写得维妙维肖,大有清香扑人之感,两诗均形象动人,栩栩如生。从这两首诗中,可以想象出当年苏东坡对家乡的名山之情怀。他在诗中告诉赴任他家乡的朋友,您可以去游历我苏东坡家乡的两座名山。一座瓦屋山,一座峨眉山。在北宋时代,这两座山同属眉州,同是苏东坡的家乡。他在诗中为朋友还指明了去这两座山的最好时节。去登瓦屋山,可选择春天,即时瓦屋山上的雪尚存,沏一壶“紫笋”赏雪景在瓦屋山更觉美妙。去峨眉山则在春后的夏季雨后,那是一片翠绿,又是另一番风韵。

共3页: 上一页123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