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张昌平:从五十年到五年——曾国考古检讨

2019-03-15 03:26网络整理阅读:115评论:0

张昌平:从五十年到五年——曾国考古检讨

张昌平:从五十年到五年——曾国考古检讨

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、苏家垄考古发掘项目领队方勤(左二)

五十年前的1966年,京山苏家垅出土两周之际曾国青铜器群[1],铜器群包括有9件列鼎在内的鼎、簋、甗、鬲、壶等青铜礼器,在总共10件有铭青铜器中鼎、豆、方壶等6件青铜器带有“曾(侯)仲(子)斿父”铭文。该群青铜器器主应该为曾侯仲子斿父,这是曾国青铜器首次有考古单位背景的发现,也是学术界首次明确曾国在鄂北一带的存在。苏家垅青铜器虽为水利建设活动中所获,但此次发现带有明确的考古工作与研究背景,由此也揭开了鄂北地区曾国青铜器累累发现的序幕,可以视为曾国考古的开端。

五年前的2011年,随州叶家山发现西周早期曾国墓地,将此前相对沉寂的曾国考古再次推向热潮。在最近的五年中,不仅曾国考古陆续有随州叶家山、文峰塔,枣阳郭家庙等新的重要发现,曾国考古发现连续三次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项目。曾国考古研究也重新呈现出兴盛之态,在2012~2015年间,关于曾国考古仅学术活动就有三次专家笔谈[2],以及随州、武汉和北京三次专场学术会议[3]。应该承认,关于曾国考古密集的学术活动,固然有领导支持的主观效应,在五十年后的今天,考古发掘重回苏家垅,也有一定的偶然因素。但五十年来,曾国考古不仅发现了周代诸侯国最丰富、系列最绵长的青铜器,更是构建出一个面貌丰富的诸侯国物质文化史。曾国虽然没有明确的传世文献记载,却已成为周代文化面貌最为清晰的诸侯国之一,曾国考古确然显现出非同寻常的意义。另一方面,有关曾国不断的重要发现,推动着包括金属技术史、音乐考古、古文字学、文物保护等领域的研究,当然也包括曾国问题的研究。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《随州叶家山西周墓地考古发掘报告》立项,该课题包括发掘资料的整理与研究、出土文物保护与修复、出土金文材料整理与研究、出土文物科技鉴定与分析以及出土编钟音乐考古学研究等5个子课题,标志着曾国考古研究进入新的层面。围绕曾国材料展开的考古学研究,也在周代诸侯国研究中特别突出,并推动着周代诸侯国和周代物质文化的研究。